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亳州市政府办公室信息公开 > 信息浏览

关于网络报道“67岁老人为了见到国土局长下跪被行政拘留”情况的说明

字体大小:  

  2017年9月24日,民情民意网署名郑毅仁的发表了一篇题为《67岁的老人为了见到国土局长下跪被行政拘留》的信息。同日,人民网强国社区署名鲁舟的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了见到国土局长,他多次下跪 ——安徽亳州:67岁的老人被违法行政拘留》的信息。网络称樊启林多年上访国土局不予解决其信访问题,局长躲避其不见,樊启林甚至下跪求见局长。事实远非像樊启林说的如此简单。樊启林信访事项系20多年前原县级亳州市办理的征拨土地问题。期间,樊启林多次向市房产局、住建委、规划局、法院等部门反复上访,均没有得到妥善解决。2002年以来,樊启林多次向国土局申请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因该宗土地系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征用,土地性质为划拨,用途为办公用地,樊启林作为自然人不符合划拨用地条件,因此樊启林申请办理土地登记不具备法定条件,无法办理。2015年4月份,叶祖贵局长上任以来,樊启林多次上访要求解决其历史遗留问题。本着“尊重历史、依法合规、解决问题”的原则,叶祖贵局长多次主持召开业务会议研究樊启林用地问题,同意樊启林依法补缴土地出让金后为其个人办理土地出让手续和不动产权证。今年以来叶祖贵先后5次亲自约见樊启林,但樊启林拒不同意缴纳土地出让金,要求将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全民所有制企业)划拨土地无偿登记在樊启林个人名下,按照征地面积1.5亩土地为其办理出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现为不动产权证)。为发泄对其信访事项解决的不满,今年8月21日和9月5日,樊启林两次在其开办的浴池附近拉横幅,张贴标语,使用污蔑语言,对叶祖贵进行名誉攻击,造成了很坏社会影响。
  根据网络信息提出的问题,具体说明如下:
  一、关于樊启林反映的信访事项问题
  1992年10月,原亳州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成立亳州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樊启林为公司经理、法人代表。1993年,经原亳州市政府批准,原市经协办在交通路北、粮食局八分站西侧征用宅基地建农资供销公司办公楼。1993年7月19日,原亳州市土地管理局与原亳州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签订《征地包干协议书》,约定在交通路北侧、第八粮站西征用薛阁办事处前罗元村土地1.5亩(含交通路用地在内)。征用土地位置即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购买罗士贵和罗士业两户的宅基地及门前土地。两户土地合并即为征拨手续报批的用地范围,与1993年3月20日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关于申请建造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办公楼的报告》(亳经协〔1993〕16号)申请用地范围完全一致,即是东西为集体出路,北邻罗士华罗士海,南邻交通路。1999年10月12日,原亳州市招商局(亳州市招商局清账小组)作出《关于经协农资供销公司资产清算的说明》:原亳州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固定资产已转移给樊启林,且该公司一切债权、债务和集资款均由樊启林清偿。1999年10月28日,原亳州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法人资格被注销。
  2002年以来,樊启林多次向我局申请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因该宗土地系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征用,土地性质为划拨,用途为办公用地,樊启林作为自然人不符合划拨用地条件,因此樊启林申请办理土地登记不具备法定条件,无法办理。
  经调查勘测,按照现在交通路规划红线核定,目前樊启林实际可用土地面积为0.76亩。樊启林在该地块上共建设了四层房屋,总建筑面积1694.95平方米,其中已登记发证面积968.46平方米,用途为住宅、商业。剩余房屋未经规划许可、未办理房屋登记。
  二、关于樊启林雇用他人抬床放置在国土局三楼走廊,在床上三次下跪要见叶局长,没有违反国家信访条例,被市公安局谯城分局给予行政拘留5日处罚的问题
  2017年9月22日9时许,樊启林及其妻将一张床及铺盖抬进市国土局局长办公室门口置放,而当时叶祖贵局长因公外出,不在办公室,我局办公室人员制止不住,拨打110报警,出警民警出面劝解其离开,直至下午2点才将其劝走,期间,我局工作人员没有与其正面接触,监控录像显示樊启林及其妻子在床上或坐或躺,未发现其下跪行为。派出所根据提取的当天三段监控内容认为樊启林的行为属滞留缠访,影响市国土局正常办公秩序,属违反《社会治安管理法》的违法行为。
  今年以来,樊启林多次到市国土局缠访闹访:
  1.2017年5月31日上午,在我局四楼会议室,叶祖贵局长按照李市长的安排,召集市局相关科室共同研究答复樊启林办理土地使用证等问题。由于樊启林不同意办理1.5亩不动产登记手续,不愿意交纳土地出让金(面积为0.76亩),并要求处理相关责任人,樊启林情绪非常激动,嘴上骂骂咧咧,愤怒之下把我局四楼会议室门拉坏,并以有心脏病为由,不满足其要求,就住到叶局长办公室不走,后来樊启林夫妻二人就坐在叶局长办公室门口,不听任何人的劝阻,也不和任何人谈,下午,樊启林夫妻两人一直坐在叶局长办公室门口,严重影响了我局的正常办公秩序。
  2.2017年6月2日上午7:50左右,樊启林到我局找叶局长,叶局长在外开会,办公室无人,随一边踢着叶局长办公门,一边骂人。我局纪晓燕和杨通一边劝他不要损害公物,一边告知他“叶局长陪杜市长调研去了,他的事情市政府下周进行研究处理”。他仍不听劝阻,继续踢门,这时,我局效能办工作人员董春雷路过也上前劝解,告诉他:“这是杨科长专门负责信访接待,你在这里吵骂影响我局办公”。这时樊启林非常生气就上前抓住他的上衣,打了两拳,不让他走,让他处理,杨通和纪晓燕把他俩分开,樊启林下楼追打董春雷,一直追到光明路,引起好多市民围观,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3.2017年8月8日上午8:30左右,樊启林到法规科找杨通,要求杨通向他提供市国土局向信访局的报告,以及谁向叶局长报告踢门骂人报假警事项。杨通向他解释,他不听解释,多次拍桌子,并用侮辱性语言谩骂杨通长达1个小时左右,导致杨通因心脏病复发住院。
  4.2017年8月31日上午9点,我局领导班子召开两学一做警示教育专项民主生活会,在市委指导组成员在场的情况下,樊启林强行闯入会场大闹,导致会议暂停20分钟。我局报警时,樊启林缠住海公明调研员在其办公室滞留1个小时,影响海公民调研员参加民主生活会。
  5.2017年9月13日下午四点左右,樊启林持我局《受理告知书》(近期李市长接访樊启林,市信访局将该信访件转交我局办理,我局于2017年9月11日作出《受理告知书》并于9月13日早上向其送达,樊启林拿走该《受理告知书》后拒绝在送达回证上签字),来市国土局法规科203办公室,说该《受理告知书》存在问题,情绪很激动,随后到三楼局领导办公室找局领导。在没有找到局领导后,樊启林又到二楼法规科205杨通科长办公室,见到杨通科长后樊启林讲“上次诬告我砸坏叶局长办公室门,就是你告的状,我得罪你了,我给你赔不是”,随后向杨通科长方向跪下。见樊启林情绪十分激动,我局法规科工作人员拿出执法记录仪进行接访拍摄,杨通科长多次劝樊启林不要激动。接着,樊启林又说《受理告知书》的问题,还说其反映的问题我局一次一次受理,一次一次对其受理告知、回复,但始终没有给他解决,情绪仍十分激动,杨通科长再次向他解释相关问题,他不听,拉着杨通科长胳膊说去找领导,嘴上不干不净,多次拍桌子谩骂,又再次向杨通科长下跪。杨通科长再次劝拉樊启林,并对其解释说《受理告知书》是我们根据规定办理信访案件的一个程序,在两个月的期限内我局研究后会给你回复。随后,樊启林站起来坐到了沙发上,打电话说自己犯病了,要家人送药,接着站起来拿走了我局法规科办公室放在办公桌上正在拍摄的执法记录仪,随即我局打110报警。樊启林目的可能是将执法记录仪中下跪的画面进行截取,并在网上通过伪造事实进行宣传造势,说到国土局办事得下跪,下跪还办不成。
  6.2017年9月14日早上7:30分左右,樊启林夫妇先到我局法规科205办公室门口找杨通科长闹事,后在我局信访室对杨通进行侮辱谩骂,当时薛阁派出所民警在场,樊启林承认拿走了执法记录仪,但樊启林仍未交还我局执法记录仪(至今樊启林没有返还我局的执法记录仪)。
  7.2017年9月15日下午5点左右,我局正在召开业务会,樊启林两次闯入会场,对杨通科长进行人格侮辱。
  8.2017年9月18日上午9点左右,杨通科长在我局纪志才副局长办公室向樊启林要我局执法记录仪,樊启林不但不给并且说“要到市政府找杨通的事”,在纪局长办公室吵闹2个多小时,影响纪局长办公。
  三、关于樊启林缴纳土地使用费的土地被别人占用近二十年,国土局居然二十来年不能解决,国土局还将樊启林的土地面积划到道路中间等问题。
  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申请征用土地是1.2亩,市政府常务会议决议通知单要求征用土地是1.2亩,征用的对象都是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购买的罗士贵和罗士业两户的宅基地及门前土地。因该项目沿交通路,为解决被征地农民土地补偿,按“路到中心河到底”惯例,项目实际征用土地1.5亩。原经协农资供销公司综合楼项目取得用地后,市政府对交通路进行了拓宽改造。按照现行土地供地政策,经实地勘测,扣除交通路规划红线占用土地后,原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实际可用土地应为507.0平方米(折合0.76亩)。
  樊启林反映其缴纳土地使用费的土地被别人占用近二十年的问题不存在,原亳州市土地管理局将原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的土地面积划到道路中间照是按“路到中心河到底”惯例进行征用的。当时征用土地主体是亳州市经协农资供销公司,实际使用土地507平方米,从未缴纳土地出让金。
  市国土局认为,樊启林缠访闹访进行无理诉求,违反法律规定,超出了法律许可的范围,同时以此为由恶意捏造歪曲事实,甚至以拉横幅形式诬告、陷害他人,严重诋毁政府机关以及国家工作人员形象,抹黑国家行政管理机关依法行政行为,是一种恶意的信息散布违法行为。我局上述说明,完全是客观事实,我局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亳州市国土资源局
                                                                                          2017年9月26日